<em id="tjdpf"></em>

      <form id="tjdpf"><form id="tjdpf"><nobr id="tjdpf"></nobr></form></form>

      <form id="tjdpf"></form>

        首頁 快訊 > 正文

        織密刑事追責法網!兩部門出新規,完善經濟犯罪立案追訴標準,提高部分追訴數額,增加犯罪手段、情節及危害后果等標準……

        29,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發布修訂后的《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管轄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訴標準的規定(二)》(下稱《立案追訴標準(二)》),對包括11種證券犯罪在內的78種經濟犯罪案件立案追訴標準作出修改和補充。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有關部門負責人在答記者問時表示,此次修改體現了從嚴懲治證券期貨違法犯罪的政策導向,修訂后的《立案追訴標準(二)》在對部分經濟犯罪案件適度提高數額標準的同時,還通過增加犯罪手段、情節及危害后果等標準,進一步織密刑事追責法網。

        據悉,下一步,證監會將秉持“零容忍”態度,有序做好《立案追訴標準(二)》的落實和銜接配套,進一步完善處罰裁量、刑事移送等制度機制安排,堅持全覆蓋執法、全鏈條追責,協同各級司法機關共同維護證券期貨市場秩序、保障投資者合法權益。

        《立案追訴標準(二)》主要修改了三方面內容,來看修改要點!

        要點一:補充完善8個罪名的立案追訴標準 嚴織刑事法網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立案追訴標準(二)》補充完善了欺詐發行證券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等8個罪名的犯罪手段、情節、后果等立案追訴標準。修訂的主要內容包括:

        新增了欺詐發行證券罪,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中的一系列財務數據造假手段、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各種新操縱手段的規定;

        新增了內幕交易、泄露內幕信息罪、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分層次立案追訴情形的規定;

        新增了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募集資金違法用途的規定;

        將編造并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期貨合約罪導致交易價格、交易量異常波動從同時符合調整為單一符合。

        要點二:加強投資者保護 平衡各罪名間數額標準

        上述部門負責人表示,《立案追訴標準(二)》加大了投資者保護力度,對5個罪名增加造成投資者損失、誘導投資者交易等情節,并平衡了各罪名間的數額標準等。

        這五個罪名分別為:欺詐發行證券罪;擅自發行股票、公司、企業債券罪;編造并傳播證券、期貨交易虛假信息罪;誘騙投資者買賣證券、期貨合約罪;操縱證券、期貨市場罪等。

        要點三:完善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立案追訴標準

        上述部門負責人提到,《立案追訴標準(二)》壓實了保薦人等中介機構的“看門人”職責,完善了提供虛假證明文件罪、出具證明文件重大失實罪的立案追訴標準。

        負責人表示,在公司上市和證券發行領域,保薦人是保障資本市場投融資功能有效發揮的關鍵一環,在信息披露真實性、投資者保護方面,負有更高的勤勉盡責義務。保薦人出具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保薦書,或者不履行其他法定職責,往往與欺詐發行證券、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等違法犯罪相關,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

        要點四:根據四類情況修改完善立案追訴標準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有關部門負責人介紹,按照調整修改的具體方式,《立案追訴標準(二)》根據四類情況修改完善了立案追訴標準。

        其中,21種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根據法律和司法解釋,作出了修改完善。15種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綜合經濟社會發展、類罪平衡等因素,作出了修改完善。25種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參照“兩高”正在研究起草的司法解釋,作出了修改完善。17種案件的立案追訴標準沿用原《立案追訴標準(二)》的規定未作修改。

        要點五:提高部分經濟犯罪案件的立案追訴數額標準

        值得注意的是,《立案追訴標準(二)》適度提高了部分經濟犯罪案件的立案追訴數額標準。據介紹,此舉主要出于三方面考慮。

        一是符合經濟社會發展實際。部門負責人表示,我國資本市場經過30余年的積累,欺詐發行、違規披露信息等證券違法犯罪實際發生數額已經遠遠高于原立案追訴標準,適當提高部分立案追訴數額標準對刑事追訴沒有實質影響。

        二是符合司法辦案實際。負責人提到,《立案追訴標準(二)》在適度提高數額標準的同時,增加犯罪手段、情節及危害后果等標準,繼續保持從嚴追訴的態勢不放松。適度提高和完善立案追訴標準,既符合客觀實際,又能體現“從嚴”的精神和要求。

        三是符合行政處罰與刑事處罰銜接的需要。在該負責人看來,過去由于部分立案追訴數額標準偏低,造成行政違法與刑事犯罪的區分度不高,行政處罰獨立適用的空間偏于不足。根據違法行為的社會危害性程度,適度提高部分立案追訴數額標準,能更好實現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雙向有效銜接,充分發揮行政法律法規的治理效能。

        標簽: 危害后果

        精彩推送

        越狱犯强奷漂亮人妻明里?

          <em id="tjdpf"></em>

            <form id="tjdpf"><form id="tjdpf"><nobr id="tjdpf"></nobr></form></form>

            <form id="tjdpf"></form>